文章来源: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 发布时间:2022-04-30 16:13 分享到:

  • 学会概况
  •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英文名称:The Commerce Economy Association of China,缩写:CEA, 是由全国从事商业经济的科研教学单位、工商企业、社团组织等,以及相关人员自愿结成的全国性、学术性、非营利性社会组织。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的宗旨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坚定政治信仰,坚持党的政治领导,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
  • 组织机构
  • 组织机构
  • 联系我们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45号 2号楼319室
    • 邮编:100801
    • 电话:010-66095319
    •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石景山路3号玉泉大厦811室
    • 邮编:100049
    • 电话:010-88258676
    •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办公室:王洋洋
    • 电话:15001228225

消费端内外受困,供给侧产销突围,消费指数创新高——2021年第4季度(10-12月)中商消费指数(CCI)发布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中商消费指数”课题组

 

        2022年2月15日,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对外发布了2021年第4季度(10-12月)中商消费指数(CCI)及其6个子指数。
        以2018年1月作为基期(指数值100),纵观2018年以来我国消费发展的整体态势,2021年的年度平均指数录得99.7579,并未延续2018年(99.1725)到2019年(99.4683)再到2020年(99.7759)的平稳升势,较新冠疫情发轫的2020年稳中有降,消费信心修复、消费规模扩容、消费结构升级的良性预期未能兑现。
        尽管年度消费的整体发展受到桎梏,但2021年我国消费的发展路径却呈现低开高走的良性走势。如图 1 所示,第1季度,消费指数以近四年最低水平开局;第2季度,在宏观经济稳中向好的驱动之下,消费信心有所修复,消费指数向着疫情前的长期增长轨道逐步靠拢;第3季度,随着疫情、汛情的有效防控和消费信心的持续修复,供需体系均衡向好,消费指数稳步提升,首次在第三季度站上百点高位;第4季度,在国家适度实施宽松货币政策、全力平抑大宗商品价格、科学延续新冠疫情防控、平稳落实教育“双减”政策、有效控制地产波动恐慌的全面驱动下,消费指数加速突破,开创历史新高,复归并全面超越了疫情前的消费增长轨迹。

 


        着眼于季度消费指数的年际走势,2021年四个季度消费发展态势呈现出由冷转暖、由慢变快的趋势性变化:第1季度,因全国范围内严格的疫情防控举措抑制了春节档消费潜力的有效释放,消费指数的年际走势呈现反常的下行趋势,造成全年走势的探底低开;第2季度,高效的疫情防控强化了消费预期与信心,激发了消费扩容和升级,消费指数的年际走势复归平稳增长,但增速并不乐观;第3季度,建党百年庆典和暑期消费旺季对消费的强力带动有效对冲了新冠疫情多点连续复发、极端暴雨造成多地汛情、煤电倒挂引发限电限产、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地产市场引发金融震荡等区域性、行业性和结构性风险对消费的不利影响,逆势延续了消费发展的良性态势并有所加速;第4季度,央行降准降息刺激国内经济,国外疫情反复延续出口增长,房地产投资降幅收窄,大宗商品价格有所回调,供给端信心与需求端预期同步改善,不仅创下指数历史新高,而且连续站稳百点高位,将我国城乡居民消费重新导入了持续、稳定、快速的增长轨道。

 


        虽然第4季度消费复苏态势得以延续并有所加速为2022年初消费持续繁荣奠定了坚实基础,但是冬奥会举办带来的疫情防控压力、PPI上攻和货币宽松造成的通胀压力、全球经济解封和产能复苏形成的供给挤出压力、双碳目标驱动下的节能减排压力以及国际政治矛盾激化引发的战争风险等,仍然会给下一季度消费信心的有效提振和消费市场的供需两旺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一、分指数监测分析报告
        2021年第4季度(10-12月),中商消费指数(CCI)呈现高位突破的总体增长态势。10-12月中商消费指数(CCI)均保持在100点基准线以上的高位,虽然10月指数(100.0351)略低于9月(100.2631),但在卓越的疫情防控、有效的物价调控、适度的货币宽松以及“双十一”电商大促销等市场保障和促进政策的全面推动下,消费指数在11月创造了101.4319的历史新高。12月消费指数虽有所回调,但高位企稳的态势已有所巩固,100.5845的指数值仍处于历史次高水平。

 


        总体而言,第4季度各月消费指数出现冲高回落、高位企稳的波动走势,动力机制主要在于供给侧生产和销售体系全面发力为消费繁荣创造了平稳的物价水平和良好的渠道环境;阻力机制主要在于国内外疫情反复、市场动荡、房地产萧条、进出口受限等风险因素的综合作用下,消费信心动摇和消费补偿不足对消费持续繁荣造成的负面影响;稳定机制主要在于高位趋稳的消费能力和回落企稳的消费成长;波动机制则主要在于疫情持续影响下低接触性电子商务渠道对高体验性实体零售渠道的替代强化了“双十一”电商大促销对消费释放的影响,“金九银十”的消费旺季正在被“十月提前预热、十一月集中释放、十二月惯性延伸”新消费周期特征所取代。具体而言:
        (1)居民支出与消费规模指数。2021年第4季度,代表消费结果的居民支出与消费规模指数延续了全年持续攀升的整体走势,连续三个月站稳百点高位,并于11月创出年度新高102.1123,展现了我国居民消费支出持续扩容并加速反弹的良性态势。第4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8.68%)高于第3季度(5.03%),环比增速(15.65%)更是扭转了第3季度(-0.50%)的下滑颓势,消费规模扩容重拾升势;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同比增幅(11.98%)虽然低于第3季度(13.05%),但仍保持平稳高速增长,环比增幅(17.59%)则显著高于第3季度(5.66%),为消费规模扩容提供了充足的购买力支撑。

 


        (2)居民收入与消费能力指数。2021年第4季度,反映消费需求侧动向的居民收入与消费能力指数延续了第3季度以来高位趋稳的良性态势。从10月的100.4766升至11月的101.4557,创下年内新高, 12月虽下滑至100.3572,但仍连续三个月站稳荣枯线(100点)以上,展现了我国经济体系成功应对新冠疫情反复、大宗物资涨价、金融市场波动等风险因素,维持内外双循环良性运行,进而保障充分就业、促进居民增收、支撑需求向好的卓越表现,虽然未能在需求侧为消费指数上攻提供强劲动力,但也为处于高位的消费指数确认了支撑。第4季度,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5.41%,环比增长2.78%,为需求侧消费能力的释放奠定了收入基础;居民边际消费倾向同比增长2.23个百分点,环比上升9.70个百分点,既体现了传统消费旺季与电商促销热潮叠加形成的消费促进效应,也展现了消费信心克服新冠疫情影响持续修复的良性走势。

 


        (3)消费供给指数。2021年第4季度,反映消费供给侧动向的消费供给指数延续了全年稳步提升的良好走势,但全年仍未突破100点的荣枯线。10月,受国庆庆典、疫情防控、限电减产等因素的影响,消费供给指数跌至96.5907,创下下半年指数新低;11月,各项负面影响因素相继消除,消费供给指数跃升至99.7966,创下年指数新高;12月,消费供给指数冲高回落,跌至97.9924,仍为年度次高。第4季度,消费供给改善的幅度超过消费需求,说明消费市场商品供应和渠道建设在强化消费满足力的同时,从供给侧为消费指数持续上行提供了核心动力。第4季度,商品生产企业景气度环比增长6.67%,消费升级商品生产企业景气度环比增长22.53%,展现了供给侧复工达产与结构升级的协同推进,为我国消费市场供需两旺奠定了产业基础;同时,以超市、专业店和电子商务为代表的零售渠道虽未取得长足进步,但也基本保持了持续复苏的良性态势;另外,在食品价格指数降幅收窄(第4季度同比下降0.77%,第3季度同比下降4.33%)的影响下,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温和上涨(4季度同比涨幅1.77%,高于3季度的0.83%)。可以说,供给侧的持续复苏和景气繁荣,不仅为居民消费提供了丰富的商品和渠道选择,而且维持了物价的稳定,为需求侧购买力向消费量转化提供了供给侧保障。

 


        (4)消费成长指数。2021年第4季度,反映消费结构升级的消费成长指数基本遏制了2季度以来的下行颓势,较第3季度本指数均值上移,在102点上下实现了企稳向好,虽然拖累了消费指数持续上攻,但也构成了消费指数的稳定支撑。第4季度,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同比增长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率、线下和线上渠道零售额同比增长率等指标均逆转了第3季度环比下降的颓势,重启升势;但是受到高速成长的2020年基数效应以及2021年需求增长和信心修复缓慢等因素的复合影响,2021年消费成长乏力的总体态势已成定局。

 


        (5)消费预期指数。2021年第4季度,反映消费信心走向的消费预期指数在第1季度低迷、第2季度反弹,第3季度回落之后,继续深度探底,10月创下 98.4436的年度最低点,并连续三个月处于荣枯线以下,消费信心低至2020年疫情期间的更低水平,构成了抑制消费指数上攻的核心阻力因素。具体而言,2021年下半年房地产市场持续下行造成的财富萎缩效应,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造成的通货膨胀预期,能源紧张和限电限产造成的收入不确定性,加之前景未明的新冠疫情防控、全球经济走势和国际政治冲突,都构成了对居民消费预期的持续抑制,并进而影响需求的扩容和消费的成长。

 


        (6)消费补偿指数。2021年第4季度,反映外部因素对消费需求侧和供给侧补偿效应的消费补偿指数打破了第2、3季度勉强维持的平稳走势,深度下行,12月跌至96.9338,季度平均水平较上季度下降了1.09,成为了深刻影响消费指数上行的阻力因素。具体而言,第4季度受地产、金融动荡影响,人均商品住宅销售额和人均消费信贷余额均延续了3季度以来的收缩之势;受国外疫情反复和国内防疫升级影响,消费品进口补偿率特别是消费升级品进口补偿率也延续了3季度以来的下滑态势。可以说,2021年下半年无论是需求侧还是供给侧,内贸还是外贸行业,消费补偿都遭到了深度抑制,消费补偿指数形成了下行惯性——消费扩容升级不仅内生动力(需求和信心)不强,而且正在失去外部补偿(信贷和进口)支撑。

 


        二、分月份监测分析报告
        1、2021年10月
        2021年10月消费指数(CCI)录得100.0351,环比下降0.2281,同比下降0.0812,在7月之后再次出现双降走势,与10月能耗双控、房地产市场低迷、基建投资乏力等不利因素对消费信心的影响有关。
        探究2021年10月各消费子指数走势,居民支出与消费规模指数录得100.9304,环比增长0.4881,拉动CCI上行0.1945,从结果端展现了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突破上行的发展态势;居民收入与消费能力指数录得100.4766,环比增长0.1891,拉动CCI上行0.0471,说明我国居民收入水平提升幅度有限,作为内力对CCI增长贡献较小;消费供给指数录得96.5907,环比下降0.8878,拖累CCI下行0.0970,展现了在疫情防控、能源约束、地产低迷、基建萎缩等负面因素影响下,产销体系的萎靡走势;消费成长指数录得101.3597,环比下降1.3985,拖累CCI下行0.1491,居民消费升级严重受阻;消费预期指数录得98.4436,环比下降1.8355,拖累CCI下行0.1421,说明居民消费信心显著受挫;消费补偿指数录得98.1078,环比下降1.3850,拖累CCI下行0.0823,居民消费补偿严重缺位。总体而言,10月我国城乡居民需求增长乏力,供给下挫明显,消费信心、消费升级、消费补偿均大幅下行,造成消费规模虽有所扩张,但总体消费态势同环比均呈现萎靡之势。
        2、2021年11月
        2021年11月消费指数(CCI)录得101.4319,环比上升1.3968,同比上升1.0178,展现了11月在能耗双控影响减弱、大宗商品价格趋稳、货币宽松政策实施的宏观调控背景下,借助各大电商平台的“双十一”促销活动,我国消费市场供需两旺,消费需求充分释放,消费指数加速突破的良性态势。
        探究2021年11月各消费子指数走势,居民支出与消费规模指数录得102.1123,环比增长1.1818,拉动CCI上行0.4708,展现了消费潜力释放、消费规模扩张的喜人态势;居民收入与消费能力指数录得101.4557,环比增长0.9791,拉动CCI上行0.2438,在各项子指数中虽然增幅最小,但也为消费扩容升级和消费指数高位上攻提供了需求侧的强劲支撑;消费供给指数录得99.7966,环比增长3.2059,拉动CCI上行0.3504,在各项子指数中增幅最大,展现了有效的疫情防控和经济刺激促进了生产体系和流通渠道的全面复苏,为11月消费指数创出历史新高提供了供给侧的核心动力;消费成长指数录得103.0030,环比增长1.6432,拉动CCI上行0.1752,展现了供需两旺驱动下,沉寂多时的消费升级蓄势启动;消费预期指数录得99.7175,同比增长1.2739,拉动CCI上行0.0986,说明11月我国居民消费预期有所修复,消费信心有所增强;消费补偿指数录得99.1115,同比增长1.0037,拉动CCI上行0.0596,说明消费信贷和商品进口的增长态势虽未明显改善,但仍从供需两侧对消费实现形成了一定程度的补偿效应。总体而言,11月六项消费子指数出现了同时环比增长的罕见情况,说明我国居民消费发展得到了供需两侧的强力支撑,消费规模快速增长,消费结构蓄势升级,消费信心持续修复,消费补偿因漏补缺,月度消费指数再创新高。
        3、2021年12月
        2021年12月消费指数(CCI)录得100.5845,环比下降0.8473,同比上升0.3040,虽然在11月创下历史新高后冲高回落,但也在11月历史新高的带动下,展现了消费指数高位企稳的良好态势,为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的成功举办和2022年居民消费的扩容升级奠定了坚实的市场基础和良性的发展预期。
        探究2021年12月各消费子指数走势,居民支出与消费规模指数录得101.7730,环比微降0.3392,拖累CCI下行0.1351,同比增长0.8941,展现在11月新消费旺季电商大促过后,12月消费规模冲高回落但逐年增长的正常走势;居民收入与消费能力指数录得100.3572,同比微涨0.0977,但环比陡降1.0985,拖累CCI大幅下行0.2735,构成了12月消费指数总体下行态势的需求侧动力;消费供给指数录得97.9924,同比增长1.4245,但环比下降1.8042,拖累CCI下行0.1972,构成了12月消费指数总体下行态势的供给侧动力;消费成长指数录得102.6637,同比下降0.0270,环比下降0.3392,拖累CCI下行0.0362,消费预期指数录得98.7126,同比下降1.1111,环比下降1.0049,拖累CCI下行0.0778,消费补偿指数录得96.9338,同比下降2.4234,环比下降2.1778,拖累CCI下行0.1295,可以看出,12月消费发展的内外部动力仍略显薄弱,内部信心不足,外部补偿萎缩,导致消费结构升级的意愿和条件均受到制约。总体而言,受11月消费冲高的基数效应影响,12月六项子指数环比均呈现下滑回落的态势;与2020年同月相比,供需两侧的消费支撑和市场整体的消费表现保持了平稳增长的良性态势,但消费预期、消费成长和消费补偿经过一年发展不升反降,预示着2022年消费市场复归繁荣仍面临诸多内外部不确定的影响和干扰。一方面,扩内需、促消费的基础性工作要继续做深做实,这就要求在需求端促进居民收入的持续增长和消费信心的逐步恢复,在供给侧推动产销体系的能力建设和有序开放,从内部激发消费者的消费支出和消费升级的意愿,从外部补偿消费者的购买力不足和消费品供应;另一方面,为消费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同样至关重要,这就要求在成功举办冬奥会的同时要做好疫情防控,在延续产销体系景气度的同时要做好物价调控,在控制房地产泡沫的同时要做好流动性补充,在迎接全球经济复苏的同时要做好内外双循环平衡。

                                                                                                        (执笔人:崔校宁、回晓、何浩淼)

        崔校宁(1978-),女,山东烟台人,经济学博士,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商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国际贸易与消费发展。回晓(1994-),女,北京人,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产业经济与消费发展。何浩淼(1992-),女,内蒙古赤峰人,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流通经济与消费发展。

 

 


中商消费指数(CCI)


        中商消费指数(CCI)是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历时两年研究开发、实时采集数据、定期对外发布的反应全国范围内消费领域发展走势的综合指数。每年2月、5月、8月、11月分四次公开发布全年各月的消费指数。
        该指数内涵的综合信息源自围绕需求侧的消费购买力、供给侧的消费满足力以及作为消费行为结果的消费发展力三个方向筛选的近30个基础指标的原始信息。消费购买力方面,依托“就业水平-收入水平-消费信心-消费倾向-消费支出-消费分流和补偿”逐层决定的内在逻辑,引入了“就业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城乡收入均衡度”、“消费者预期指数”、“居民边际消费倾向”、“人均居民消费支出”、“人均商品住宅销售额(反映消费能力分流)”、“人均家庭消费信贷余额(反映消费能力补偿)”等基础指标;消费满足力方面,从“商品供应-渠道建设-物价水平”三个层次,引入了“国内生产保障度”、“商品生产景气度”、“升级品生产景气度”、“进口消费品补偿率”、“升级品进口补偿率”、“消费者满意度指数”、“超市零售额相对增长率(反映必需品渠道)”、“专业店零售额相对增长率(反映升级品渠道)”、“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率”、“服务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食品类消费价格指数”等基础指标;消费发展力方面,着眼于“消费规模增长(规模、增速、分布)”和“消费结构升级”,引入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幅”、“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城乡、地域和渠道分布情况”、“文体类商品的消费占比”、“高端消费品的消费占比”等基础指标。
        指数监测团队以权威统计数据和实时采集数据为依据,对上述近30个基础指标进行降维集成、客观赋权,形成了关于居民支出与消费规模(权重39.84%)、居民收入与消费能力(权重24.90%)、消费供给(权重10.93%)、消费成长(权重10.66%)、消费预期(权重7.74%)、消费补偿(权重5.94%)等的6个子指数以及反应中国城乡居民消费整体变化的总指数“中商消费指数(CCI)”。
        中商消费指数作为一个开放的平台,真诚期待与各地方政府合作开发并发布地方消费指数,真诚期待各调查统计机构提供更新、更详实、更有针对性的指标和数据,真诚期待各界专家学者不吝赐教,为中商消费指数的优化和完善提出意见和建议。

 

 


 

网站备案:ICP备2021031447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2239号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版权所有